2017-06-12

《熾愛》Mal de Pierres 2016

她再痛也要愛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電影


douban-logo myVideo-logo imdb-logo

這是一部法國的愛情電影,描述一位相信愛情至上的女子,與她有名無實的丈夫以及他們的青少年兒子一同前往里昂參加兒子的音樂比賽。她在街角意外看見熟悉的路牌,就算拋下丈夫和兒子,她也要自己去查清楚那住址的主人,是不是當年她在瑞士療養院治療腎結石所認識的軍官?是不是她深愛的,卻不再與她聯繫的男人?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Mal de Pierre'改編自義大利作家Milena Agus的同名小說,Nicole Garcia執導,Marion Cotillard, Alex Brendemühl, Louis Garrel領銜主演。Garrel演年輕軍官,雖然戲分較少,但憂鬱氣質傳神,Brendemühl演老實丈夫,性格內向戲好看,女主角Marion Cotillard以無可取代的表演,動人詮釋什麼叫作執著,再加上老經驗的導演Nicole Garcia不耍花樣,穩穩的描繪整部故事,是一部情愛濃烈、劇力萬鈞的電影,也是愛情電影的上乘之作。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特別介紹:原著以及法文片名意思相同,'Mal di Pietre'、'Mal de Pierres'都是指結石引起的疼痛,暗示身懷劇痛。而本片的英文片名'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則是摘要小說內提到的意境,難以相信女主角的際遇,好像某個來自月亮的人。預告片

la corrispondenza,愛情天文學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感情不能勉強」或「感情可以培養,這些話時常出現在日常生活中,可是要把這些話放在故事裡、拍電影,那就顯得單薄,必須加厚,例如「感情一絲一毫都不能勉強」或「感情如果可以培養,養分只有血與淚」,這東西跟唱歌唱現場要比唱錄音更放更誇張,是同一回事。'Mal de Pierre'有做到,要說愛情片帶給人的感動,只有愛情片才能帶給人的娛樂感,這裡是很足的。

結石的痛


'Mal de Pierre'裡女主角罹患腎結石,我一直在想她的結石之痛和她的情傷,的確,兩者巧妙相似。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痛是一種抽象的感覺,生理上,結石引發的痛不定時發作,在疼痛界是數一數二的痛,那種痛也是無論如何描述,只有自己知道。情傷是比較心理的東西,期間也是不定時作痛,某個人被情所傷痛不欲生,不管他如何描述,那種痛只有他自己知道。結石與情傷不一定痛到致命,但一定痛得要命,所以,當我看到'Mal de Pierre'所謂的結石之痛和情傷放在一起,很有意思。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既然這兩種痛都很痛,女主角讓我們看見這兩種椎心之痛各有表現方式,Marion Cotillard果然厲害。我覺得這也是演員了不起的地方,有他們的揣摩,我們才能見識到更多東西。

瞬間的愛


我在'Mal de Pierre'裡面看見兩種典型的愛情,兩種都描繪得很生動。第一種是女主角和軍官之間的愛情,軍官憂鬱的氣質,戰場負傷的男人,初次見面就講了風趣幽默的話。

他們同在療養院養病,軍官說自己從來不下樓,因為樓下都是病人。事實上,整間療養院都是結石病人,而軍官因戰爭受創,走路一拐一拐,腎臟也受傷,體力日漸衰退。人家說:'If you don't have money, you have to be funny',用來說幽默對一個男人的重要性。軍官第一眼看見如Marion Cotillard那樣漂亮的女孩子,老老實實的自我介紹當然不是不行,只是人家又不是來戶口普查的,他用一種自嘲式的幽默來打招呼,女主角一見鍾情。如果我是女孩子,我也會有好感。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有時候,自怨和自嘲聽起來很像,但有幽默感還是能聽出箇中差異,唯獨幽默感這種東西講究氣質和歷練,尤其自嘲更是,我自己先天就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每次看到電影裡有風趣的反應就很羨慕。

張愛玲女士說過愛情如雨,固然她指的是均霑,我這裡也就稍微應用一下,每次想要描繪愛情,實在很難找到比雨更美的譬喻。

女主角和軍官是瞬間的愛,就像滂沱大雨,我們可以從淋雨的經驗找出那種感覺,人一輩子多多少少有機會撞上瞬間豪大雨,我的家鄉都說那叫作西北雨,雨勢又急又猛打在身上,起初還想拿包包、找騎樓,可是,很快的你發現身上沾溼的地方越來越多,想躲又沒地方躲,乾脆讓自己徹底淋濕。那是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似乎該擔心的暫且都不用擔心了,就算後來感冒很不舒服,也明白不能再隨隨便便那樣淋雨,卻都是後話,當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那種自由自在,甚至我覺得任何人的一生都該體驗看看,無奈那是西北雨,一生不可多得的體驗,恐怕代價也讓人不願多得,一生一次足以回味無窮。

時間的愛


女主角和她的建築工先生是被安排的姻緣,女主角是非典型烈女,誓死效忠愛情,以至於她在婚禮時就私下對先生放話,「不會同床也絕對不會愛上你」。她先生則是非典型纏郎,「因為愛妳,所以好好對待妳,就算妳不愛我,我也不能離棄妳。」他相信的是持續,而不是持續就能改觀,其中存在雷電與螢火之巨大差異。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他們之間存在第二種愛情,準確的說,那是她先生為她付出的愛,彷彿綿綿細雨,我叫它時間的愛。那種細雨小的讓人覺得沒有雨,況且女主角深鎖心扉還加氣密窗還加百分之百不透光窗簾,她不可能知道窗外下著雨。她先生一次又一次的不離不棄,還發生關鍵劇情這裡不能說。年久月深累積驚人雨量,也是愛情戲的張力。老經驗的讀者看到這裡,想必期待女主角驀然回首,「趕快回頭看啊!」令我感慨無論男女,如果有此付出,那是我最敬佩、最感動的情意。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迷情花月,熾愛

時間不完全只能證明某個東西,路遙怎麼怎麼樣,日久怎麼怎麼樣,不只如此。時間有它的本質,年月日、時分秒,用來陪伴和等待,你相信不相信?有一位老友阿丙曾經向我透露他是時間派的信徒,他對他老婆講過:「我不知道可以陪妳走多遠,我想陪妳能走多遠就多遠。」(0612.2017)

收藏


mal de pierres,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石之痛,熾愛
《熾愛》Mal de Pierres 2016
前往博客來收藏電影小說(english edition)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